门头沟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中国实施大安全战略刻不容缓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0:03 编辑:笔名

中国实施大安全战略刻不容缓

三中全会公报的亮点不少,但比较引人注目的除了突出市场在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地位,以及成立中央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之外,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备受瞩目。中国为何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背后又有何战略考量呢?

当前,全球战略格局和安全形势正在发生新的深刻复杂变化。如何建立"与中国新兴大国地位相称,与全球安全态势相符,以及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国家安全战略体制,正成为攸关中国大国走向和长远发展的重要战略性议题。

全球进入"大安全"时代

国家安全战略需要"大安全观"。近些年来,全球安全环境和态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新趋势,国家安全问题早已突破传统的军事威胁、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等领域,更多地涉及反恐、核不扩散、环保、能源安全、金融危机、络信息攻击、科技竞争以及宗教文化冲突等非传统安全领域,成为全球主要现实威胁。当前,全球已经进入"大数据"时代,国家安全变得更为立体,包括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英国、法国等主要大国,围绕太空、海洋、络三大"新边疆"和"全球公地"加紧战略角逐,安全战略竞争和博弈日趋激烈。为加强对全球的掌控,美国推进"全球快速打击系统"等先进武器系统研发部署,加快构建新的战略安全体系。

与此同时,国内安全问题和潜在不安全因素也不容忽视,/新疆等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以及官员腐败、贫富差距拉大、社会愤怒情绪累积等风险日益上升。"无内忧则外患难至,外患至则内忧更甚",因此,中国传统国家安全模式已经难以适应"大安全时代"的全方位挑战,迫切需要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创新国家安全战略思维,着力推进国家安全战略体制建设。

中国正经历历史性转变

中国大国博弈贵在统筹兼顾。当前,中国正处于从地区性大国迈向全球性大国,从全球性大国迈向全球性强国的历史关键时期,以2010年为转折点,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老二",这种身份的历史性转变使得西方国家将中国视为具有"潜在威胁"的强国,普遍担心崛起后的中国会颠覆现行国际体系格局,并对中国充满战略疑虑。

中国身份的转变正全方位影响着世界,而自身面临的"崛起困境"也愈发突出,与主要大国的战略竞争趋于激烈,中国国家利益诉求和拓展进入到与相关国家的"核心利益交叠区",因此,如何统筹中国和平崛起与用武力维护国家领土的关系;如何统筹争取国际话语权与承担大国的关系;如何处理好中美间新型合作与冲突、中日间结构性矛盾、中印间地缘战略利益,以及中国与周边国家间领海、领土冲突等成为中国大国关系的焦点。

从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调整和《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等计划,可以清晰看出美试图掌握亚欧大陆政治经济资源、游戏规则、国际话语权的深谋远虑。未来十年美国将会继续制造地区紧张,挑拨中国与周边邻国矛盾,各种热点问题和突发事件将与日俱增,矛盾累积可能进入一个高发期。中国必须从全局出发,打破战略僵局,由被动应对转向积极谋划,从而赢得未来新一轮全球博弈的主动权。

国际竞争是国家战略竞争

中国大国崛起需要有大战略,但我国在安全战略顶层设计上仍存在战略缺失和机制空白。各国战略力量的争夺焦点在于规则制定权,包括全球经济治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能源资源供应、全球贸易规则创新、软实力竞争、价值观外交等在内的战略博弈领域不断拓宽,并加快向纵深拓展。当前,随着各国逐步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全球正在展开新一轮战略竞争,美国、俄罗斯、欧盟、印度、日本等加快战略谋划,如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俄罗斯面向太平洋的"东向战略"、印度积极参与"印太战略"等,主要大国展开战略布局,对国家战略进行整体改造或升级。

然而,相比其他大国,中国系统性、长远性的战略谋划仍显不足,在一些全球性问题、地区性问题、国家性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亟待清晰,且在新的历史阶段,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战略、外交大战略、军事大战略,而在金融、能源等重点领域的战略也亟待成形;在安全机构设置上,还存在着许多机制空白,诸如缺乏类似于国家安全委员会部门的核心安全决策机构、强有力的智库决策支持、较为完备的国家安全战略保障体系及其相关制度安排。

因此,面对新一轮战略竞争态势和日益复杂的利益冲突,中国从更高层面上致力于包括安全战略布局、安全机构设置,以及安全战略保障体系等在内的"国家大安全战略"框架设计,进而根本上增强国家战略能力已刻不容缓。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立势必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所处的国际安全态势,有利于全面保障中国国家安全。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信小程序如何开店
微信小程序编辑工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