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心灵血灵芝的传说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28:35 编辑:笔名

一、古墓怪影  1988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早、也来得快,天气较往年显得特别冷。   一场几乎覆盖全国的大雪在飞舞,就连云南几十年都难得见雪影的地方,也在呈现着白皑皑的北国风光。特别是到了1989年元旦节之时,更是纷纷扬扬,没完没了地下个不停,经常在一夜之间,就将整个世界银装素裹。  远处的山是白色的,近处的河也是白色的,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旷野,到处起伏着白雪,似乎是天上的云朵一起坠落凡尘,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集体舞会。  那条昔日滚滚东流入海的车轴河,断了弦似地嘎然而止了昔日欢快的音符,一个冷字将河面冻结了将近四十公分厚的冰,呼啸的西北风更是“勤快”地用洁白的雪,填平了整个河道。就在这条车轴河的北岸,坐落着一个叫做双闸的自然村落,离村落不远的东南方向,是一片面积大约500亩的乱葬岗,自古就是七里八村安葬去世亲人的地方。  数百年来的一直使用,密密地拥挤着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坟茔,由于地处沿海滩涂地区,其间除了生长一些诸如枸杞、刺槐等杂七杂八的小灌木外,自春而夏又秋,一直生长着密集的芦苇,旺盛而刚劲,使得那里恰似芦苇的世界。只有到了深秋时节,荻花飘舞时,高达四米的芦苇才被收割,突兀出高高低低、大小不一的圆锥状的坟堆,袒露着一片荒凉可怕的情景,甚至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受,毕竟那里是通往阴曹地府的集结地,或者说是通道吧。  此时,鹅毛大雪再次纷飞,整个乱葬岗堆满了晶莹白雪,倒改写了些许荒凉。在乱葬岗西南角的一个低矮的小房子里,睡了一天被窝的于老头,也许是睡梦中被饥饿闹醒了,于是他慢吞吞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披上那件破旧的不知穿了多少年的棉袍子,穿上用茅草和荻花编织出来的毛窝子(一种保暖的草鞋,鞋底是用面板做成的),“咯噔,咯噔……”几下后,就弯腰打开了一个煤球炉的炉门,瞬间,炉膛里窜出鬼火般的蓝色火焰,跳跃一会后,又变成为橙红的火光,这个时候才可以证明了那个和坟差不多高的小房子里还有生命的存在。  于老头,当时已经是七十二岁的人,名字叫于兴国,从五十岁那年,就被生产大队安排在乱葬岗,作为一半人间一半阴间的守望者,当地叫做“看坟茔的”。他的任务就是看管乱葬岗的芦苇不被人践踏,同时还掌管着乱葬岗东边那条与车轴河交叉的小河上一个小闸,干旱时节前要将河闸放下,洪涝时节时又要将河闸提起,从而保证河水的合理水位线。平素无事时,他就在那间低矮的茅草小房里休息待命。由于他脾气有些暴燥,古怪,嗓门又大,很少有人愿意光临那里,说他是活人,还倒不如将他划归阴间一族。  当火红的火苗从煤炉上那个锅底向上窜动时,他从小桌子上拿过老烟袋,将那一半金黄一半黑色的烟袋锅在鞋底上敲了几下,在寂静的夜晚,传出老远的“咔、咔”几声后,随手将烟袋锅熟练地伸进吊在杆子上的烟荷包里,手都没有伸进去,凭着自己的感觉就迅速地装好烟丝,然后将腰一直,一只手托住含在嘴里烟袋杆,另一只手尽量伸直,下意识地用拇指去按了一按烟袋锅里烟丝,然后再将身体向前欠一下,就将烟袋锅靠近了煤炉发出的火焰上,死劲地吸了几口后,小小的房子里立刻充满了老汉烟的呛人味道,连他自己也连续地咳嗽了二三声。  一袋烟抽完后,好像他精神了不少,借着煤炉发出的余光,他从地上捡起一根小树枝,在煤炉上点着了火,然后缓缓地点亮了那盏煤油灯,豆粒大的火苗,发出了昏暗的灯光,瞬间看到了他那宽大的脸盘,四方脸,大嘴巴,高鼻梁骨,大大的眼睛,要不是他那满头白发和下了岗的门牙,看起来也就六十来岁,高大的身材一看就是曾经的一枚走南闯北的猛男。  或许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三两步就来到窗前,伸出右手,在只有三十公分左右的窗玻璃上擦拭几下,瞬间,一束白光就涌进了房间,也钻进了他的眼睛里,“啊,好大的雪儿,好,好好,瑞雪兆丰年……”同时,他的脸上也情不自禁地绽放出一朵雕刻般的菊花。  就在他自言自语时,他却突然嘎然而止,伸长脖子向窗外死劲望:“咦,奇怪,那,那是什么?怎么就那个坟坡上不下雪,黑黑的,鬼影一般,难道真的出鬼了……”    二、惊天的发现  由于当时大雪正在翩舞,加上地面积雪已经及膝,不可能有人出没乱葬岗,出鬼就让它出吧,反正也侵犯不了我,于是,于老头懒得去一看究竟,他草草地烧了碗粥,然后从水缸里捞起一块豆腐,炒了一盘家常豆腐,再端出一小碟花生米,在小房子里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酒足饭饱后,于老头再次坐进自己的被窝,将挂在床头上的煤油灯的灯头稍微拨大一些,斜倚在墙上,打开了那本不知被他看了多少遍的《鬼狐传》,大有研讨批注的气势,不知道到了什么时间,他才又睡着了……  看似孤寡的老头过着孤寡的生活,一副孤苦伶仃的样子,其实,他有着一个十分和美的家庭,只是他在履行自己的使命罢了。他有二个儿子,大儿子还是县城里赫赫有名的官儿,曾经在文革中孤身一人去阻挡红卫兵炸县委大楼,并将已经被红卫兵拉开保险盖的手榴弹,冒死地再次从大楼下捡起,然后奋不顾身地跑出了几十米,将手榴弹扔进了几米深的池塘里,才保住了那座后来使用几十年的县政府大楼,他的面部到现在还留下了大小不一的伤疤,麻子一般。为此,他还遭受了红卫兵数十次非人的折磨。文革结束后,被安排担任了县公交公司的总经理。二儿子在县委办公室工作。无论他两个儿子如何相劝,于老头就是把二个儿子的苦口婆心的话儿当作耳边风,充耳不闻,一生要强的他就是不愿意离开老家,就是要在茅屋里过着简朴的清贫生活,好像他与那块乱葬岗有了割舍不去的情思。  当雄鸡报晓时,他的鼾声也停止了,习惯早起的于老头,很快就穿好衣服。下床后的件事,就是开门去看看那个昨夜看到的那个黑影,因为那个黑影也纠结了他一夜。长年累月,他都生活在乱葬岗边几十年了,对于乱葬岗的地形地貌了如指掌,尽管大雪厚厚地覆盖着,他也很快地转悠到了那座坟前,原来那并不是什么黑影,而是一株巨大的“蘑菇”,一抹紫红色,似殷红的血,宛如一朵浮动的云停在坟坡上。  于老头弯下腰,仔细地看了看,那株“蘑菇”的直径大约三十公分左右,根茎也有七八公分,由于连续数十天的降雪,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生长出来的。他转念一想:“不对,蘑菇一般都生长在暮春到中秋前气温较高的时节,而且大多是灰白色的,哪有在冰天冻地的季节生长的,何况现在还大雪纷飞,滴水成冰……”百思不得其解。更奇怪的是,积雪到处都超过了三十公分厚,可在“蘑菇”周围一米内,居然连一粒雪也见不到,雪落即化。七十几年的岁月中,他还真的没有见到过这种奇怪的事情,心想这定然有不为人知的原因。于是,他迅速地从积雪下拖出几捆芦苇,不声不响地为“蘑菇”搭建了一个棚子,把“蘑菇”遮掩起来……  当他掀开我们家门上的吊搭子时,我父亲被他吓了一跳,脱口而出:“我的天呀,这么大的雪,你就不怕摔死呀,大姑父……”站在门槛石上,他跺了跺脚,笑了笑:“可不是吗,但我不是来蹭你酒喝的,放心,我那小屋子里到处是酒,哈哈哈……”父亲赶快说:“快,快,快到火盆前坐下吧,先暖和一下身子,一会就给你上菜……”说着,转身就对我妈妈说:“快去对付几个小菜吧,我得先和他大姑父喝几盅。”  几块木材一旦燃着,就将屋子里迅速温暖起来,于老头伸手接过我父亲递给他卷好的烟,伸出舌头在封口处的纸上舔了舔,随手在手心里一转,然后掐去尾部的结,就吊在嘴上,用二根小树枝夹起一块红红的火炭,就点燃了烟,刚吸几口,他就大声说道:“老东西,你有这么好的烟,怎么不给我送点过去,你也太抠门了!”说完,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一阵说说笑笑后,妈妈很快地炒了一盘鸡蛋和一盘豆腐,端到八仙桌上,并随手倒了两杯烧酒:“你两就别再说笑了,快去喝几盅吧。”   三杯酒过后,于老头才不紧不慢地说起了那株蘑菇的事来。  听了于老头的描述,行医多年的父亲马上对于老头说:“此事,你还和谁说过了?”  “没有,这不,今天早晨我才到现场看的,感到十分奇怪,就马上来找你的,你是多年的医生,估摸着你肯定会认识,所以就踏雪而来的。”于老头赶紧说道。  “嘘……”父亲用右手的手指在嘴边指着于老头:“你给我打住,你看到的肯定不是什么蘑菇,而是稀世之宝,它叫血灵芝,赶紧不要再乱传了。”    三、血灵芝的由来  一听说是稀世之宝,于老头也大吃一惊:“什么?什么?你看都没有去看,凭什么说它是什么宝贝?”  父亲看于老头惊讶的样子,马上解释道:“血灵芝呀,确实也是一种蘑菇,属于菌类植物,而蘑菇的品种和外形好多,成千上万,唯独这叫做血灵芝的蘑菇,要有着独特条件才能够生长。”  “需要什么条件呀,你快点说呀!”还未等我父亲说完,于老头就急了:“说来我听听,看看我看到的蘑菇是否符合!”  “你猴急什么?我不是在说嘛!”父亲赶紧继续道:“血灵芝生长的首要条件有两个,一是它的菌种来之不易,据医书上介绍,它的种子很特殊,是一种菌类植物被黄牛吃了,而这头黄牛又是生了病的黄牛,这种菌类正好又能够医治它的病,就在牛的胰部形成了一种叫做牛黄的菌种,而这种菌种一旦被人吃了,就会地黏在人的牙龈根部,而这种人又必须是寿终正寝,死后下葬还要存放在楠木的棺材里,棺材要密封性特别好,起码要经历五百年时空,才会生出血灵芝来。”  “啊,五百年,这么长的时间,我听老辈们说,我们这个地方到了朱洪武的明朝才有人定居,我看这个条件很难具备,因为来这里首批定居的大多是逃亡而来,是被朱洪武暴君‘赶红绳’给赶来的,很少有死后能够使用楠木棺材的。”接着,于老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嗯,是的,我们王氏家族就是从苏州阊门被迫而来的,虽然听说还携带好多金银细软,可没有听说过使用过楠木棺材的,再说,我们王氏都安葬在我们村子东边的乱葬岗,没有听说有安葬在你那里的乱葬岗呀。”父亲想了想说。  “哎,你就别乱想了,快说说另外一个条件吧,都快把我急死了!”一贯急脾气的于老头端起酒杯:“快,先喝一杯,你继续说。”  干了一杯酒,父亲接着说:“另外一种条件,菌种本身就寄生树木中,恰好被木匠制作成为棺材,遇到人的尸体会长出菌芽,穿透头骨,再经过牙龈生长,同时这种人一是富家之女,经常服用驻颜之药,死后入殓葬于封闭严实的墓中。第二种是健壮的男子猝死而葬,这种菌类经过尸液的浸泡,也会生长出血灵芝来。”  “哈哈,我光顾说话了,快喝酒,喝酒,菜都凉了!”父亲抱歉道。  “急什么?菜凉了可以热的,可话要是听半截子,我倒会急死的,你看哪个重要?”于老头不紧不慢地说:“你还知道些什么?关于血灵芝的,快说,来个竹筒倒豆子吧,哈哈。”  “其它的,我也没有见到过血灵芝,都是书本上说的。”父亲解释道:“据说血灵芝初出地面时,是白中带红的颜色,遇到空气和阳光后,逐渐变红,由水红渐变为嫣红,会变为紫红色。只有成为紫红色才真正成为神药,它虽然不能够起死回生,却是医治好多疑难杂症,就是好好的人吃了它,也可以延年益寿。”  “还有呢?有没有什么方法去验证它是不是血灵芝?”于老头继续问。  “方法倒是十分简单的,普通的蘑菇遇水会吸收水分,迅速地增加体重,而血灵芝不会,倒是会溶于水,那怕就是一点点,也会染红一盆水。”父亲煞有其事地说。    四、惊天之闻  听说有验证方法,于老头迅速地站了起来,解开棉袍子的腰带,慢慢地掏出一个用牛皮纸包着东西,打开一看,是一块手掌大的紫红色的蘑菇,侧视就是一朵紫红色的云朵,很有光泽,恰似画中的玉如意。  “这是我早晨从它边缘上扳下的一个小枝桠,你验证一下它究竟是不是血灵芝?”于老头顺手就将它递给我父亲手中。  “嗨,这么小,你怎么就扳来呢?”父亲着急地说。  “我不是告诉你了嘛,那只是一个枝桠,大的有这么大。”说着,于老头拿手比划了一下:“大的,被我用芦苇盖起来了,再说,我又不知道它是什么血灵芝,要是灰白色的,今天早上就会被我炒豆腐吃了,呵呵。幸亏它是紫红色的,我怕有毒,所以才来找你问问的!”说完,于老头也不觉大笑起来。  听到这,父亲也笑了,随手掐下绿豆粒大小一块,扔进面前的酒杯里,只二秒中,杯中酒就迅速地变成了血红色。“天啦,你真的遇上血灵芝了!”父亲压低声音说:“你千万不要再告诉其它人了,不然,你的命就没有了!”  “至于吗!什么大不了事!”于老头有点生气地说。  “它可是稀世之宝呀,神药!虽然不是价值连城,但也是百万之物,倘若被心怀不轨的人听到,你想你还有命吗?”父亲认真地告诉于老头。 共 83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遗精吃什么药好使
黑龙江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友情链接
河北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黄冈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德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漯河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白癜风饮食注意事项 咽喉科吃什么 成都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烟台癫痫病医院 绵阳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湘潭白癜风医院 雅安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白城牛皮癣医院 雅安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白塞病医院 倾倒综合征医院 郴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溶血性链球菌性坏疽医院 神经系统遗传性病医院 小儿糖吸收不良医院 七台河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胰头占位医院 大兴安岭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山东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黄山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徐州有哪些眼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北海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崇左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红河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内科医院 红河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潜江有哪些全科医院 大理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天水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眉山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林芝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秦皇岛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颞下间隙感染医院 保山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红河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迪庆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新生儿鼻塞护理 怎么预防帕金森 耳科吃什么 三沙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百色白癜风医院 玉树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香港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三门峡男科医院 香港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桂林妇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内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酒泉癫痫病医院 阳江有哪些三甲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一乙医院 周口有哪些二甲医院 泸州有哪些一级医院 迟发性皮肤卟啉病医院 株洲有哪些一丙医院 多瓣膜病医院 阜阳有哪些三丙医院 肝炎病毒相关风湿病医院 喉痈医院 寄生虫医院 食管肿瘤医院 小儿急性胰腺炎医院 阴茎扭转医院 咽部脊索瘤医院 潮州有哪些医院 毕节有哪些医院 吉林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伊春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