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轻舞世道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30:48 编辑:笔名

滕罗毕开着一家超市,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在末庄也算数一数二的琳琅满目。滕罗毕不是末庄人,前几年搞双边贸易,他发现末庄人多,有钱没钱的都会成为他的的消费者,于是,经过多方努力,终和赵太爷谈妥了条件,每年按销售额给赵太爷意思意思,这也是规矩,做生意么。  滕罗毕的小日子,这些年过得挺顺当,不说日进斗金,可也心满意足。除了照章给赵太爷的份子钱,倒也赚了个盆满钵盈。  店里除了滕罗毕家乡的特产,主要经营末庄生产的东西,经过包装后的瓜果蔬菜、粮油蛋奶茶、上至家用电器,小到油盐酱醋卫生纸,凡是末庄百姓用得着的东西,在这里就能找到。  卖货需要人,因为店里装修全盘按照滕罗毕家乡的模式,富丽堂皇大气不说,店内极具非本土特色,让末庄人感到新鲜,不由“啧啧”称奇。  店里雇佣了几百号人卖货,大都是赋闲在家的家庭妇女,也有刚刚毕业的学生,据说,工资待遇不比外出打工差。  郝殷在店里做了三年了,常劝丈夫邬常安早点回来,佛罗里达离家太远了,有时候为了省几个车票钱,一年到头小夫妻都见不上一会儿面,孤寂的夜里,郝殷常常看着电视发呆,炒着菜都能因为走神炒糊了。  昨晚,邬常安打电话回来说,他投了船铺一票,郝殷说她不懂,她不知道船铺是干啥的,也不知道将来会干啥,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丈夫说了,那叫皿煮,就是所有的当官的不是上级提拔的,必须经过老百姓投票选举,干得好不好都不行,四年以后必须重新选,不像末庄的赵太爷家,谁当官得赵太爷批准、点头。  郝殷听不明白,邬常安还想进一步解释,郝殷听着心烦:“你再说我也听不懂,皇帝家的事老百姓能做的了主吗?”那边说:“我们这里没有皇帝,大家都一样,谁都可能被选成领导,不对,我们这里没有领导,当官的就跟饭店服务员似的,你可以呼来喝去,他还得给你赔不是磕头作揖。”  郝殷听着新奇,忙说:“你发烧说胡话吧,世上哪有你说的那样事儿?”  郝殷放下电话,电视里正在播新闻,说是邻村的鑫三家又在摆弄火药桶,她二叔气得不行,咋劝都不顶用,把一圈街坊邻居搅得不得安宁。  其实这也怨不得大家伙埋怨,头年儿,鑫三弄砸了一个,咕咚一声巨响在地下传来,整个地区的楼房都跟着晃动,没到放学时间,孩子回来了,说是学校放假,闹地震。  眼瞅着鑫三折腾,他二叔就是拿他没办法,鑫三警告他:“在找事儿就往你家堂屋扔一个!”吓得他二叔再没敢吭声。  隔壁的赵太爷看着来气,吹胡子瞪眼地骂:“没良心的王八羔子,你个白眼狼,忘了老子给你粮食给你汽油,能不能不给老子惹事儿,搞得洒家在众人面前很没面子。”  鑫三白了赵太爷一眼:“少给我整事,看不惯就闭嘴,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剁了!”  赵太爷一翻白眼,心里暗骂:妈的,跟老子耍横,先断了你的粮草再说,看你还咋嘚瑟?  这边闹得凶,警察也没闲着,多方调停无果,看来谁也指望不上,鑫三这个泼皮,打又打不得,惯得没人样,惹不起躲得起吧。于是,跟他二叔商量:这样吧,我家有一套监听系统,我给你装上,至少可以知道那个混小子啥时候玩火,另外,这套系统自带灭火器,防着点吧。  鑫三的二叔一想:也是,就这么地吧,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个祸害。打电话,找来滕罗毕的大爷:“老爷子,跟您商量个事儿”  “啥事?说,只要我能办到的。”老爷子一拍胸脯。  “是这么档子事,这几天你也看见了,我那个不争气的侄子,我想安装一套监听系统,你看,你那块地是不是卖给我用。”  “哦,”老头捋了一下胡子:“行,没说的,你也是为我们大家好,总不能等着挨烧吧,我可不想被烤老猪。”  “哈哈哈,就是,还是老爷子通情达理。”  “哪里哪里,你也是为我们,我也是为自己。”  两家很快签署了协议,事情也就这么定了,谁知,好事多磨,节外生枝,赵太爷不干了。  赵太爷撅着山羊胡子大发雷霆:“这不扯淡吗?你弄个监视器我不管,可是那玩意也能看到我呀,你这么一弄我的家底不就全露馅了?”  鑫三他二叔说:“那你说咋办,我知道那小子过去听你的,你劝劝他别玩火了,只要他停止折腾,我还嫌弄这玩意费劲呢。”  “那不行,不管鑫三咋折腾,你不能装那个东西。”  “那要是鑫三的火烧到我咋整?”  “你爱咋整咋整,关我什么事,你们家的事我不管。”  “我们家的事你不关?那我装监控你瞪啥眼睛?”  警察看不过去,过来劝架:“好了,你们不要吵吵了,各家过各家的日子,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  赵太爷这火上大了:“哪只脚没踩住,又蹦出你这只臭虫?你少在那里装好人,就是你背后搞鬼,就是你想借他们家的道溜达到我家来,还当我不知道?”  警察也火了:“说什么拿呐?去你家?东边大门那么宽,我费这劲,你咋想的?我去你家干啥?吸你家的雾霾,吃你家的毒食品,喝你们家的地沟油污染水?你没毛病吧?你看看你那些子子孙孙,在我家吃喝玩乐的有多少?老的少的一大帮,我不嫌弃你就罢了,你还埋怨老子,神经病吧你?”  赵太爷被数落地心虚,灰头土脸地回家,越琢磨心里越不是滋味:“哼,我就不信!”  郝殷第二天一上班,发现哪里似乎不对劲,商场门口到处是人,喊着口号打着标语:“坚决抵制滕罗毕,滕罗毕滚回去!”  郝殷脑子里一下子想起五年前的大游行,不吃啃得鸡,不想麦当劳,还有那个打丰田司机的小伙子。  门口被堵地水泄不通,任郝殷咋解释也没用,反被告知:你不要上班了,不能给滕罗毕卖命,回家去吧,让他的货都长毛都烂掉!  郝殷没办法,门口还有其他来上班的员工,看到这个景象只有唉声叹气:“打工赚钱,不开门营业,我们工资奖金泡汤嘞!”  边上人听到了大骂:“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人家都欺负到咱家头顶上了,你还给人家卖货,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卖货给人家送去多少打我们的子弹。”  那人说:“滕老板又不是村长,事儿是金三他二叔做的,你们欺负他算什么本事,再说他和赵太爷可是有协议的,每年都交保护费,小心赵太爷知道了,把你们抓去坐牢。”  “哈哈哈,你个傻帽,我们就是赵太爷默许的,哈哈哈,你个傻帽。”  郝殷没了言语,她闹不清咋回事,她惦记的是这个月的奖金可以给孩子添件新衣服,工资还得给婆婆交住院的押金。   共 23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卵巢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