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台媒别让内阁改组从有感沦为微感

发布时间:2019-05-21 23:10:07 编辑:笔名

台媒:别让“内阁”改组从“有感”沦为“微感”

台海2月12日讯  台湾《中国时报》今天发表评论文章:“政府”求才,寻贤若渴,这次“内阁”微调,春节前释放不少让人惊艳的讯息;春节过后,惊艳之感不再,却让人若有所失,“吴揆”的“有感改组”,看来只能做到“微感改组”,原因无他,因为从已发布的人事看不出政策新气象。

“政府”稳定是施政顺畅的基本要求,但重点是必须从稳定中求发展,而不是稳定中求安全感。“吴揆”年前就定调,财经“首长”不会异动,“因为去年的经济表现很好,换‘部长’不是很矛盾吗?”从数字上看,从经济成长率上涨,失业率下跌,“吴揆”的说法没错,但民众对经济成长、景气复苏的功劳是否挂帐在财经“首长”身上,却颇有疑问。原因很简单,贫富差距并未随着景气复苏而改善,甚至还有加大的疑虑。年前大陆富豪陈光标来台散财行善,造成轰动,即可见一斑。

更严重的是,从社会福利、“国土规划”、产业转型、人口政策、乃至住宅政策、“政府首长”有没有能力规划比较全面的“国家愿景”,从而为台湾找到下一阶段的发展契机?曾经创造出经济奇迹的台湾,很大部分是因为“政府”团队有人才、有远见,类似孙运璿、李国鼎等财经重臣,晚近二十多年几乎不再。相反的,“内阁”多是唯唯诺诺之辈,以听“行政院”、“总统府”之命行事为上,在“立法院”备询安稳过关为次,结果“政府”愈稳定,民众焦虑感愈深,当“吴揆”称誉留任“首长”都很称职的同时,多数民众却一肚子狐疑:这些政务官都做了什么?改组前,“府”“院”皆已约询前“中研院副院长”、现任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朱敬一,请他出任“科技政务委员”,坦白讲,政务委员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官,但“科技政委”职掌科技顾问小组,是为台湾科技产业擘画蓝图重要的幕僚单位,台湾高科技能有如此亮眼的成绩,与当年李国鼎的用心密切相关,李国鼎的功绩又与他担任“科技政委”前的财经“首长”历练相关,换言之,只谈科技不谈财经,发展不了产业,只谈财经不谈科技,根本找不出科技产业落实发展的方向。“院”动念想请出朱敬一,应该亦是着眼于“复制李国鼎”经验,耐人寻味的是,这个构想过了年却似乎全没了下文。

“政府”觅才如此粗疏,令人很难理解。,主政者理应清楚自己的政策目标何在,从而寻找适当的人才,落实执行这个政策目标,怎么可能先找了人,再让他在门外等上十天半个月,等“政府”想清楚要给他什么事做再进门,让人事案竟成了“悬案”?

第二,所谓谋定而后动,人事异动怎么可能找了人又变了卦,遑论动谁都想不清楚,找了人才开始乔职掌?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但政策与人事却不能从妥协折衷,春节前坚定请辞的前“卫生署长”杨志良,短短一年半“首长”生涯,让他生出“官不僚生”的感慨,不论是“立法院”的备询、“监察院”的调查、乃至舆论名嘴们的批评,都让他感叹台湾是一个缺乏专业的社会,但严重而他不愿明说的是,“政府”政策的妥协性格太强,即使他完全不在乎身陷烽火,在线为政策辩解拚命,都难以毕其功,“政府”在“二代健保”政策上的妥协,让“二代健保”在“立法院”过关,却让“二代健保”还没上路,就已破功。杨志良卸任前大动作对名嘴提告,却只能对“政府”团队发出微弱的呼喊:同志与援军必须齐一步伐。

“府”“院”或许没有意识到,人事若也以政治性的妥协折衷为之,可能让“折衷”变成“减半”:事倍而功半,功半事小,若酿成“政府”团队的内部争议,笑话岂不闹得更大?马“政府”近三年来,科技产业政策始终无法有效推动,北京、上海云端基地陆续设置,台湾的云端犹在云端;生技产业因为H1N1让快垮掉的国光生技起死回生,其他未见绩效;绿能则是政策永远和产业搭不上线;凡此种种,都指向一个事实:如果“政府”再不思改变,可预见在马英九“总统”竞选连任前,交不出科技产业的成绩单,“府”“院”岂能继续无知无觉。

“离婚大战”后黄奕渴望平静生活:纷扰就让它过去吧
应急管理部挂牌督办贵州盘州致13死煤矿事故
长宁发生绑架学生案? 警方核实为虚假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