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夜寰 第五百零八章 好剑

发布时间:2020-02-15 20:32:56 编辑:笔名

夜寰 第五百零八章 好剑

轻微的一声嗤响,在许麟对面的巨大青铜鼎上,奋力而为之的一剑,却是如此轻描淡写的消散于云烟,而许麟手中再无剑,面色上不由得也是难看至极。↗點小說,

身后的乌雀营修士不仅面面相窥,初时,惊叹于许麟出剑之迅捷快如风雷,至于眼下,则更加惊惧于此鼎之坚固,就好像在半山云雾的连霞峰上,筑起了一座雄伟厚重的城墙。

一剑散,许麟心有不甘,而蕴养在体内的金蛇剑,取之以意养剑的路数,这时又用全身的血海戾气再养,那一剑

,许麟不想出,因为舍不得,但眼前的这座好比坚城一样的巨大青铜巨鼎,如是不用尽全力,许麟还真就一diǎn办法也没有。

望向身后,包括血杀和尚和鹰篆道人在内的一众修者,则是一脸幽怨的看向许麟,那表情好像在説,您老真人境都不行,难道要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这帮只有步虚级别的修者身上?

许麟一撇嘴,但再一想到那被大鼎倒扣在里面的那条龙蛇,许麟伸出湿润的舌头,舔舔发干的唇角,刚想説什么的时候,眉头没来由的就是一皱,然后转脸看向天边,一道剑光飞驰,正是向着许麟这里,而那道剑芒所散发出的气息,许麟则是再熟悉不过了。

一闪即来的明如,并没有和许麟太多的客套,相反作为曾经师弟的许麟,也没有对身旁的这位师姐寒暄什么,竟是直直的説道:“可有办法进去?”

明如摇了摇头,然后又説:“师傅在那边,正让天幕峰和风岚峰的那些长老们试图以阵击之。”

许麟有些意外,心下嘀咕着,那条龙蛇都被魔主大鼎一并收了进去,事到如今的昆仑大阵还有个屁用,但表面上却不能这么説,只是问了句:“那结果呢?”

明如没有再説话,许麟转过头来,看着青铜巨鼎背面的天空上,时而闪烁出的各种光芒,不仅眉头一跳的想到,难道是以像白龙灭杀阵那样的小型阵法破之?

然而就在此刻,本是一动不动的青铜巨鼎,整个鼎身,忽然间有了一丝轻微的颤动,许麟面色动容道:“真的有用?”

明如没有回答,但是眉宇之间却有着一缕阴霾,许麟的目光紧盯在巨大的青铜巨鼎上,再又看了一眼明如,心下诽谤着,自己这位师姐不在那边帮忙,偏偏跑到这里,难道是为了监视自己?

答案显而易见的在许麟心里,有些不痛快,却也无法説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有所意图,那还装什么谦谦君子?

又是一丝异动,这一次的鼎身摇晃,已然让人有了地动山摇之感,可随后的一声龙鸣嘶吼,好似春雷一般,突然的炸响在整个连霞峰的上空。

至于随后,那个巨大的青铜巨鼎,迸射于空的景象,则没有多少吸引许麟的注意,而他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青光闪闪的庞大龙身上,目光炙热,一身的热血更是蠢蠢欲动的有些欲罢不能。

一袭白衣,凌乱在空中的满头白发,赫然相对于高空游弋不停的青鳞龙蛇,那身影何其的熟悉,许麟嘴角勾起,目视着那个人踏空而上,至于龙蛇之dǐng,则有玄德老祖俯视下方,一手指着魔主的身形道:“去!”

龙蛇身体弓起,就仿佛一枚即将射出的箭矢,却是青芒爆射一样的疾驰而去。魔主脚下的步伐不停,但在他的身形前端,已经缩小的青铜古鼎,竟是嗡鸣轻响,而恰在此刻,一剑斩下,却是从高空突然而出,与那疾驰而来的龙蛇身体平行,一剑爆芒向玄德老祖的后心。

龙头偏转一寸,已经涨红了老脸的玄德老祖,目视着那一剑的擦肩而过,双手用力扭动龙蛇独角,龙身方向不变的再次砸下魔主之时,本是已经划过在玄德老祖身旁的一剑,不知何时,轨迹一转,再次袭杀而来。

老祖爆喝,龙蛇嘶鸣,巨大的龙身再次压住冲势,玄德老祖忍不住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的同时,龙蛇盘绕,气息流转,云团环绕,却是紧紧的将那一抹剑痕压制到龙蛇的身躯之内。

眼瞅着,那一位嫣然白衣的女子,即将被龙蛇巨大的身体积压碾碎之时,魔主近前的青铜古鼎,忽的消失不见,而下一息的时间里,却又正好出现在女子的脚下,一罩既不见的女子身形,竟是完全的淹没在一道道荡漾而出的青色符文里。

古篆鸟文,那一枚枚恍若活过来的奇妙符文,竟然牵起一线,顺着龙蛇盘踞的躯体,一绕如山路的一条线一样的顺势而上,盘山之体,却是在刹那间形成,而见此一幕的玄德老祖,暗叫不好的同时,古鼎再次嗡鸣而响,一股磅礴如鲸吞的吸力,突然袭来。

魔主在登天,一如当时的白衣老头儿,只不过那时候的登天老者,全然洒脱的光景,到了魔主这里,却凝现出一股子睥睨众生的霸气,即使是那条龙蛇,灵动的蛇目里,居然也有异光闪动。

许麟看着魔主嘴角勾起的一抹笑意,再看那拼命想要挣脱巨鼎吸力的龙蛇,又看了看已经阴沉下脸色的玄德老祖,许麟扯了扯嘴角的嘿了一声道:“可不能这样!”

这话音很轻,就连站在许麟身边的明如也没听明白,几乎所有连霞峰上的修士,都将目光聚焦在半空中的龙蛇身上,而他许麟这突然的一声,竟是被人清晰听见,也是有些讶然的转过头来。

可迎向这道目光的,却是一道血红的剑息,薄如红纱,铺开如幕,喷射而出的一刻里,漫天血雾,狂卷如风的化为一剑,顷刻间,便已经利落的斩杀在那巨大的青铜巨鼎之上。

魔主摇头笑了,然后再现半空的一道虚影,却是恰好落在刚要起身欲逃的玄德老者的身旁,一手搭在后者的肩膀上,往下一压,犹如山岳的重击,立时让玄德老祖脸色一白的瞬间,似乎整个盘踞的龙蛇之身也是顿了一下。

扶摇直上,借着方才的一剑,许麟的身形虚无如无物的已经站在青铜巨鼎的下端,目光冷冽的看着鼎身上的一道血痕,一剑荡起,金蛇印记已然从其眉心消失的刹那,一柄金光四射的金蛇长剑,赫然被许麟握在手里,再斩一剑。

不同于方才的血神宾天,而是四式三剑中的一剑,剑之湮灭!

幽落如影,刹那半空的剑影,一闪即逝,再次凝现的一刻里,崩鸣剑响于昆仑之巅,扶摇直上的剑息冷冽如风雷,却又有来自地底九幽的吞吐云雾,一息炸开半空,一息四射四方,许麟一剑,惊昆仑!

连同玄德老祖在内,山下天上,修者的目光迷醉于那剑花的接连闪落的瞬间,却更加精绝于此一剑的三式化一,一气呵成的犹如渲染纸上的妙笔生花,也让魔主不由得赞了一声:“好剑!”

崩鸣一声,就好像天空裂开的一道巨大的黑色长鞭,狠厉的抽打在青铜古鼎上,疾驰旋转的鼎身,就连那一枚枚腾空的神秘符文一起,突地一凝,许麟身影一闪,一剑再次探出之际,却又有一剑出现,于此相对,真有剑尖对麦芒的针锋相对,那一股的锋锐冷芒,却是有了一剑两式的剑意。

许麟一剑是为剑意化形,又有金蛇剑本体神通的一剑九剑,再配合金蛇剑阵中的龙吞一剑,声势浩大,接近于剑体锋芒本身的龙蛇,也似乎在跟着一体颤抖之际,那凭突出现的女子,一剑刺出,似乎有着与许麟剑势截然相反之势,却是极为简单的一剑凝刺。

两相对刺,半空中竟是凌冽出一道刺眼的爆芒之光,嗡鸣若道道风雷炸响的剑鸣,劲射四方,魔主看他一剑,却是再赞了一声:“好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