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纵论猪肉价格走势两北大卖肉才子广州PK

发布时间:2019-06-15 04:09:38 编辑:笔名

纵论猪肉价格走势 两“北大卖肉才子”广州PK

持续高温之下,本来处于销售淡季的猪肉价格却连续两个月呈现涨势,原因何在?曾在去年同期“领跑”食品价格涨价潮的猪肉价格,能否在今年下半年推动CPI转正?肉价会否再次成为新一轮通胀的“导火线”?

昨日,曾经因生活所迫当街卖猪肉而轰动大江南北的“北大卖肉才子”陆步轩特意从西安来到广州,与同是人物、同为“北大卖肉才子”的天地一号集团公司董事长陈生就以上种种问题来了一场当面PK。

?陈生:湛江人,北大经济学学士,清华EMBA,曾任职广州市委办公厅和湛江市委办公室,天地一号醋饮料、一号土猪公司创始人。公司旗下肉档近200个,主要分布在广州、佛山、深圳。去年,该公司曾经因为“10万年薪招聘研究生卖猪肉”的事情,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陆步轩:祖籍陕西,毕业于北大中文系,曾辗转就职于西安市长安县柴油机械配件厂、县计委、县计委办企业,自己搞过装修,开过小商店。于1999年开起了肉店,文弱书生操起了切肉刀。2003年,国内许多媒体相继以《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陆步轩现象”引起了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目前,陆步轩任职于当地地方志办公室,其家人仍在经营两间“眼镜肉店”,据说生意不错。

淡季涨价为那般

陈生:国家收储政策、人们的心理预期及疫情变化

陆步轩:冬季养猪存活率低导致夏季肉价上涨

“本来业内都估计今年8、9月肉价会跌至谷底,没料到一场‘猪流感’令谷底提前到来。”据陈生介绍,今年3、4月肉价曾跌至点:广州市场的毛猪价仅3.8元/斤,白条肉仅5.5元/斤;但自6月中旬开始,国内肉价以触底反弹之势向上爆发。根据商务部检测,8月10日—23日猪肉批发价格累计上涨了2.3%。广州市价格监测中心巡查和监测也显示,近半个月有皮上肉、瘦肉价格累计上涨了1.6%—2.8%。陆步轩表示,西安市场亦大致如此。

广州已持续高温多日,“秋老虎”令猪肉销售趋淡,肉价却反呈不小的涨势,道理何在?陈生分析说,目前肉价的上涨与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收储政策,及由此所引发的人们的心理预期不无关系。此外,长江流域部分省份生猪发病率增加、死亡率上升也是重要原因之一。据悉,今年5、6月养殖户基本上处于亏损状态,而6月中旬收储国产冻猪肉以来,猪粮比回升到6:1以上区间。猪粮比是指每公斤生猪价格和饲料类粮食价格之比,可直接反映养殖户的盈利与否。

陆步轩则是从北方养殖规律上来解释肉价的上涨:北方冬季天气寒冷,猪场存活量明显下降,一般猪的生长周期为半年左右,导致夏季供应量下降价格趋涨。

肉价下一步走势如何

陈生:即将见顶,将缓慢回调

陆步轩:起码要涨到国庆

陈生和陆步轩均认为,“目前的肉价算得上达到利益平衡点”。据悉,目前,广州市场毛猪批发价约6.2元/斤,相对于5.5元/斤的成本来说,养殖户有10%的利润,零售价格也在市民可承受范围内,中间环节亦有利可图。

但关于肉价下一步的走势,两位北大校友却产生了分歧。陈生认为,本来根据市场规律和肉价走势,价格调整周期应为8—12个月,虽然由于“猪流感”(后改称“甲型流感”)、“瘦肉精”等突发事件的影响,这个周期缩短了,但依然会缓慢地回复正常周期状态;再加上去年肉价大涨时大量涌入养殖业的产能,目前刚刚释放出来,供应量的提升必然导致价格趋稳甚至下降。“因此我认为目前的肉价可能即将见顶,接下来还将恢复跌势”。

陆步轩却不以为然:每年开春时天气转暖,当时投放养殖场的猪苗存活量高,但必然要到国庆后方可上市,而在国庆之前,由于供求关系未发生根本改变,因此肉价仍将呈涨势。“在国庆之后,我预计国内肉价可以基本稳住,下一轮波动可能发生在明年4月左右。”

肉价对CPI有无影响

陈生:肉价趋稳影响不大

陆步轩:没有研究,不敢说

人们对去年肉价带动食品价格全面上涨从而抬高CPI的记忆尚未消散,今年下半年会否历史重演?对此,陈生表示,此轮猪肉涨价应该是短期现象,肉价很快将掉头向下,而未来5—10年间,随着大企业的进入,养殖散户的减少,养殖基地的比例将逐步提高,肉价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大起大落,今后的趋势都将维稳。而肉价趋稳则意味着其对今年CPI的影响不大。

据调查,目前广州市场的肉价波动已开始趋于稳定,近两天甚至微跌0.1—0.2元/斤。而广州嘉禾生猪批发市场自8月份以来,瘦肉型生猪批发均价大多在6.3—6.6元/斤之间,波动幅度不超过0.5元/斤。

陆步轩则不认同“肉价是推高CPI主力”的说法,他认为去年食品价格上涨的龙头是食用油而非猪肉,“猪肉顶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至于未来肉价波动对CPI的影响如何,陆步轩则表示:“没有研究,不敢说。”

卖肉缺刀手欲建屠夫学校

卤猪肉、卤蹄花、卤猪肝,这是陆步轩从西安带给校友陈生的见面礼。而陈生知道陆步轩喜欢喝酒,特意准备了陈年茅台招待他。两人一见面,就紧紧地握了握手,他们几乎同样的身高、身材,同样戴着眼镜。

昨日中午,因为“卖猪肉”而被归为一类人的陆和陈,坐到同一个桌上吃饭,不禁边吃饭边回忆起这些年走过的岁月。

一个毕业于80级的北大经济系,一个毕业于85级的北大中文系。众人都想不到,美丽的未名湖畔,竟然能走出两个倍受争议的“猪肉佬”。两人的命运齿轮,都偏离了初的设定。西安的陆步轩,当年迫于生计操刀卖猪肉,但在生意红火时,却几番努力捧上铁饭碗,进入政府机关,在今年成为公务员;广州的陈生,毕业时分配到政府机关,却毅然下海,终进入猪肉养殖销售领域,变成拥有全省200个猪肉档的猪肉王。

陆步轩的同班同学,有人已是副部级的干部,然而当问他,现在班里谁的日子过得时,他却不带任何戏谑地说:“是我!”

陆步轩上班了,但他还保留了两间猪肉店。现在他每晚10点半入睡,早上5点半起床。到肉店铺里工作2个小时,然后去上班。“我喜欢这样的状态,我的目标是‘生活要逍遥,不能太忙,又不缺钱’。”

去年两人见面时,陈生的肉铺只有100个,今年再聚时,他在全省已开了200个。“明年我要再搞1000个。”陈生骨子里就是喜欢做生意。

其实两人除了吃饭外,还在谋划一件大事:办个屠夫学校。

陈生说,现在这个行业内缺的就是“刀手”———会解肉的人太少。“没办法啊,我就去别的地方挖,你给这个企业卖肉每月给1500元,那我给1800!”陈生说,因为四处挖人,已引起公愤,“我现在是行业的公敌”。

陈生说,一个好刀手对猪肉档来说至关重要。听到这陆步轩也点头,他说,一个好刀手分割一头猪,可以多卖100元钱。

没有好刀手怎么办?陈生跟陆步轩说:“我们办个屠夫学校吧?”陆点头微笑。陆步轩出过一本书,叫《屠夫看世界》,所以他早就以屠夫自居。所以陈生说,让陆来授课,他负责招生。

陈生说,现在他旗下的肉铺,如果是承包下去的,每个月的收入在4000元至1万元之间,所以屠夫也是有前景的行业。南方都市报伊晓霞

对于网站标题如何做seo优化
哪些人适合做seo优化工作
小儿癫痫的症状